一个综合性词语网站
www.bpdyey.com

《阅微草堂笔记·狐状》“一奴子业针工”原文与翻译

时间: 2021-04-30| 作者:闹闹

 《阅微草堂笔记·狐状》“一奴子业针工”原文与翻译

一奴子业针工,有一位奴仆以缝纫为业

其父母鬻身时未鬻此子,故独别居于外。他父母卖身为奴时,没有连他一起卖了,所以他独自居住在别处。

其妇年二十余,为狐所媚,岁余病瘵死。他的妻子二十多岁,被狐狸媚惑了一年多,病重而死

初不肯自言,病甚,乃言狐初来时为女形,自言新来邻舍也。开始她还不肯说。病情加重时,才说狐精一开始来的时候是个女人形,自称是新搬来的邻居

留与语,渐涉谑,既而渐相逼,遽前拥抱,遂昏昏如魇。她留下来和她说话,渐渐地开起玩笑来,随即逐渐靠近,突然上前拥抱,这少妇便昏昏沉沉地就像被魇住似的。

自是每夜辄来,来必挽一形,忽男忽女,忽老忽少,忽丑忽好,忽僧忽道,忽鬼忽神,忽今衣冠,忽古衣冠,这以后,每到夜里狐精就来,而且一定要改变形象:忽然是男的,忽然是女的,忽然是老人,忽然是年轻人,忽然丑陋,忽然俊美,忽然是和尚,忽然是道士,忽然是神,忽然是鬼,忽然穿戴着当今衣着,忽然穿戴着古代衣着。

岁余无一重复者。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没有一次是重复的。

至则四肢缓纵,口噤不能言,惟心目中了了而已。它一来,少妇就是四肢无力,嘴不能说话,只是心中明白罢了。

狐亦不交一言,不知为一狐所化,抑从狐更番而来也。狐精也不和她说一句话,不知道是一个狐精变的,还是许多狐精轮流而来

其尤怪者,妇小姑偶入其室,突遇狐出,一跃即逝。其中尤为奇怪的是,少妇的小姑子偶然进她屋里,突然遇上狐精出去,一跳就不见了。

小姑所见,是方巾道袍人,白须鬖鬖;小姑子所看见的是个头戴方巾、身穿道袍的人,满脸白胡须乱蓬蓬的

妇所见则黯黑垢腻,一卖煤人耳。少妇所见的却是浑身脏黑油腻的一个卖煤的

同时异状,更不可思议耳。同一时间里有不同的形象,就更不可思议了。